CuriOoo

挑剔洁癖的冷cp患者

【苏追】虎假狐威

怎一个萌字了得!苏炸了这文

七十二色胤真人:

手机艾特不了,总之是我老公点的梗=。=
和你想象的估计不一样,不过我不管了~


百里屠苏虎仙x追命(崔略商)狐妖

白虎苏X赤狐追


崔略商是重明山上出了名的妖。
他作为妖出名的不仅是因为他高强的法力和他化为狐形时美丽的焰色毛皮,更是因为他闯祸的本领实在是万中无一,实在是捣乱界的人才。
传说某年重明山中有一葵花怪修炼八百年终于化出人形,崔略商赶去道贺,一边道贺一边捡葵花怪化形时掉落草地的葵花子,捡了回家拿八角椒盐炒出七锅瓜子,日嗑夜嗑,嗑得重明山上满是瓜子壳,最后崔狐狸自己嗑得口渴了,就跑到重明山上唯一的水源--星蕴河边喝水。
于是那年星蕴河水位下降,几近干涸,差点没把山上的一干妖怪给渴死。
无奈妖怪们畏惧崔略商法力高强,敢怒而不敢言,最后还是崔略商自己过意不去,主动申请刨河道引水。没想到河道刨好了,天上甘霖也下下来了,瓢泼大雨浇灌了重明山五天五夜,崔狐狸两只前爪还沾着泥土,傻愣愣看着河水灌入星蕴河,大雨灌入星蕴河,河水越涨越高越涨越高。
星蕴河那年的水位奇高,几近决堤,又差点没把山上一干妖怪给淹死。
连续两年的旱灾洪灾使众妖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众妖趁着崔略商醉酒,便用捆妖绳三下五除二地绑了,星月兼程,送往重明山顶的白虎大仙的山洞。
白虎大仙名为百里屠苏,法力高强且已位列仙班,堪称重明山的主宰,众妖敬服的对象,于是山中一旦有什么群妖不能解决的事,都会前来请白虎大仙出面摆平。
这次眼看众妖送来了崔狐狸,白虎屠苏的右眼皮跳了好几跳。
百里白虎的巨爪小心翼翼地按上崔狐狸的肚皮,“这只红毛……难道是你们献给本尊的供品?”
众妖一愣,随后痛哭流涕,“大仙好胆识,居然肯吃崔略商!小妖们别无所求,只求大仙快快吃下这只为祸山中的红狐狸!”
百里屠苏:“……本仙吃素。”
“呜呜呜这崔略商到底有什么来头居然连白虎大仙都不敢吃他……”
“……本仙真的吃素。”
“呜呜呜小妖们少说也都活了百八十岁了,还从没听过哪只老虎吃素……”
“……”

白露将曦,百鸟啼鸣。
百里屠苏醒转,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两只前爪在冷石上磨了几下便收起来,转而按上了躺在他旁边的红毛狐狸。
红毛狐狸被送上来已经有三天了,也不知是那日醉得太过,到现在都没醒。
其实崔略商妖也不坏,只是太过贪吃且运气不好,沦落到这个被众妖嫌弃的下场,倒也蛮可怜的。
百里屠苏推了崔略商老半天都不见人醒,无奈就低头用鼻子拱,可是一不小心劲儿用大了把崔略商拱出老远,直到撞到山洞中的石壁才停下来。
百里屠苏傻了,两只爪子紧紧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看。
崔略商鼻青脸肿地醒了。
醒来时浑身疼得厉害,他下意识要去摸腰间的葫芦,摸了半天摸不到。
“我的酒呢……”他嘀咕了一声环顾四周,发现所处的地方根本不是自己的山洞。
“咦?这是哪儿?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又是谁?!”
崔略商看见了窝在角落捂眼睛的大白虎有些奇怪,“我怎么会在你家……爪子放下来!看我!”
百里屠苏默默把爪子放下来,和崔略商对视,“你是被山中的妖怪送过来的。”
“嗯?为啥要送我来这儿?你又是谁?”
“我是百里屠苏。”
“!”
百里大仙!
崔略商气得全身发抖,“好啊!他们把我当恶妖,要送到你这儿来镇压!”说着崔狐狸爬起来,“我倒要看看……嘶!”
百里屠苏巨爪按住崔略商毛茸茸的蓬松尾巴。
“你不可以去找大家的麻烦。”
崔略商回头,看见白虎的表情威严肃穆,气得毛都炸了,“快放开老子!哎呀!”
百里屠苏下手一不小心失了轻重,崔略商被脸朝石壁狠狠按下去。
“老子以后娶不到女妖,就都是你的错……”

崔狐狸脸上的毛被山石蹭掉了好几撮,妖们管这种局部脱毛叫做斑秃,崔狐狸觉得自己现在长得奇丑无比,一点都不英俊倜傥了。
白虎自觉做错事有点不好意思,伸出爪想摸摸崔略商的头,岂料白虎天生面瘫,爪子配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完全就不是要安慰人的模样,反而是一幅凶恶的要打妖的模样。
“……”崔狐狸又气又怕,爪子往地上一按一跃而起,跳上一块巨石:“你又打我!你又打我!”
“不……我没……”百里屠苏百口莫辩,只好收爪,“实在没办法我就用法术帮你吧。”
“什么法术?”
“变毛术。”

“你等着啊……一、二、三……!”
崔略商睁眼,迫不及待从怀里掏一面黄铜镜照。
“……”
百里屠苏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所谓的变毛术,就是把我变成和你一样的白团?”
“可能是我技艺不精,只会变出白毛吧。”
“……百里屠苏,要不是我打不过你,你早就变成一张虎皮被我披在身上取暖,我还要喝虎骨酒、吃虎肉……”
“你真的好吵……”
“哈,你还嫌我吵?我告诉你……”
百里屠苏忍无可忍,白爪一挥,崔狐狸全身立马变得光秃秃,别说红毛,白毛都不剩一根。
崔略商:“白虎大仙我爱您,崇敬你,你的威严无人能比,您呼啸一声山林震动,您眼睛一吊河水倒流……我求求您快把我的毛变回来……”
百里屠苏爪又一挥,崔略商的红毛再次回归,只是斑秃的地方还是一块又一块的白毛。
崔略商没法,干脆化为人形。
白虎大仙呆了一下。
崔狐狸化为人形,毛皮变作一袭红衣。
黑发垂至腰间如同青瀑,其中掺杂着几缕白发。
“罢了,化作这样好看些。”
狐狸精到底是狐狸精,眉目口鼻一处比一处生得精致。
回头看见百里屠苏一脸呆愣。
“哈,怎样,为小爷的美貌所折服了吧!”说完一拍大腿,特脆的一声响。
百里屠苏被拉回现实,嘴角稍稍抽搐了一下,“没有。”

崔略商就这样定居在了百里屠苏的洞穴之中。
百里屠苏的洞穴位于山巅,四周云雾缭绕,奇花异草丛生,星蕴河的源头就隐于草丛之间,夜晚卧石可听河水叮咚流动的声响。
妖间仙境。
“其实抛开被你囚禁的事实,在你这儿还是挺快活的。”崔略商拍大腿,“可惜没有酒喝!”
他用手肘捅捅百里屠苏,“大老虎,你有没有酒?”
百里屠苏摇头,“我没喝过酒,自然也没有酒。”
“那可可惜了,”崔略商叹道,“酒这东西可妙了,饮时辛辣如金戈刺喉,入腹时如烈火灼胃,待酒液入血,浸透骨髓,便可使人如坠青云之中,似浮海波之上,飘飘然也!”
百里屠苏听得云里雾里,“真有这样好?”
“那是自然。普天之下,我还不知有何物比酒更好。”
“那我们如何得酒?”
“酿!”

崔略商说要酿酒,需九百九十九瓢星蕴河水,八百八十八瓣百花花瓣,七百七十粒山果,六百六十六只酒缸,以及数枚酒曲。
待百里屠苏收集得差不多了,却发现少了一样东西,酒曲。
“何为酒曲?”百里屠苏问。
崔略商好像才想起来,“哎呀,我忘了,酒曲这东西只有人间才有!”
“人间?”
“对。”崔略商点头,“想要喝到酒,只能下山买酒曲了。”
“那我下山?”
“我们一起!”崔略商跳下石头,“咱们一起去买!”
百里屠苏犹豫,“可是众妖们怕你……”
“哼,那些胆小鬼?我告诉你,他们可不光是怕我一个,怕你也怕得紧呢!只是为了关押我才迫不得已和你搞好关系,你还真以为自己同他们玩得好了?”
百里屠苏不信,“你别胡说了。”
“我才没胡说!不信你就和我一起下山,你走前头,看看他们什么反应。”

山巅风光无限好,只是山腰更美丽。
又见到久违的家乡风景的崔略商感慨万千,一路上有如春风拂面,十分得意。
当然他也没得意得忘了形,路上但凡看见一只妖,就马上做出嗑瓜子的动作。
人家妖立马吓得脸都青了。
开玩笑,崔略商嗑个瓜子都能嗑到生灵涂炭风云变幻,谁能不怵。
可怜的走在前面的百里屠苏,看了一路众妖又青又白的脸色。
到了山脚百里屠苏已经很失落了,毛皮上的银纹都黯淡不少。
“喂,打起精神!快变成人形啊!”崔略商拍百里屠苏脑袋,“你这副样子是想吓死谁?”
“我……我很吓人?”
“何止吓人,还很吓妖。”崔略商催促,“快变快变!”
百里屠苏点点头,转了个身。
‘砰!’
一片白雾升腾而起,里头朦朦胧胧地站着一个负剑的黑衣少年。
“哇,为何你的毛皮银白,却喜欢穿黑色的衣服?还背着把剑?”
崔略商一如既往地聒噪着,他一边拨开雾气一边走进去,“你……”
“这样还吓人吗?”
百里屠苏突然转过头去,两个人的脸几乎相贴。
“……”崔略商看着对面的人,剑眉星目,面色如雪,眉间一点朱砂殷红。
心如擂鼓,崔略商一时脱口而出,“你可真好看。”
百里屠苏抿嘴,“你也好看。”
“……多谢。”

车马如流人头攒动,吆喝声评书声车辙声马蹄声连同远处瓦舍中传来的悠扬唱腔等各色声响交织在一处,一刻未曾在耳旁断绝。
这里有公子哥斗鸡走犬,那里有艺人喷火碎石,茶楼上的客人高喊添水,茶楼下的盲眼老头凄苦地拉起二胡;不知谁喊一声起轿,一顶绣红披青的精巧小轿便由四个轿夫扛起,轿沿铜铃摇摇晃晃发出丁铃铃的响声,听得轿旁行人纷纷让路。
百里屠苏没有见过这么繁华的景象,一时呆在城门口挪不动步子。
“你真丢人。”崔略商扯着他往前走,“你不会没下过山吧?”
百里屠苏摇头,“没有。”
崔略商在地上捡了片叶子吹了口气,“那你知道我变了什么出来吗?”
“金叶子。”
“不,”崔略商把金叶子揣起来,“这在人间叫做钱。”
“哦。”
“话不多说,我们先去买酒曲!”

酒曲原来就是一块小小的,长满了绒毛的白块。
“唉,你不要一直看了好不好?”
崔略商一把夺过百里屠苏手中的酒曲包在牛皮纸里,百里屠苏看着,“就是它能酿酒?”
“是啊。”
百里屠苏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很有意思。”
他想想又说,“人间很有意思。”
转头对崔略商,“你也很有意思。”
“只是有意思?”崔略商看着百里屠苏,漆黑的眼瞳中有细碎光芒点缀。
“你很可爱。”
“男妖可不是用可爱来形容的,快和我说,崔公子你俊朗无比,崔公子你玉树临风,快!”
百里屠苏看着他,“你很可爱。”
崔公子心想,一定有兔子精在他胸中捣药,否则心怎么一下一下的,颤得这么剧烈。


崔略商先把九百九十九瓢星蕴河水,八百八十八瓣百花花瓣,七百七十粒山果以及数枚酒曲都放入了六百六十六只酒缸之中,封好泥,和百里屠苏一起挖了六百六十六个坑将酒埋了进去。
做完这件事后已经过去了五天,崔略商累得回了原形,百里屠苏摇身一变,亦化为白虎模样。
“来年开春,咱们就有酒喝了。”崔略商咕哝了一句,把尾巴团成一团用爪子拍拍松软,睡在了上面。
百里屠苏也很累,揣着爪子坐在了崔略商身边,而后想了想,又伸爪把红狐狸扒拉过来。
“入冬了,天很冷。”

山上下雪了。
崔略商在百里屠苏暖烘烘的肚皮上醒来。
他努力仰脖用嘴蹭了蹭百里屠苏的耳朵,百里老虎的耳朵抖了几抖,垂了下去。
崔略商心情大好,撒丫子冲出山洞,洞外白茫茫一片,比百里屠苏的毛还白。
崔略商用爪子踩了一脚雪,印出一朵梅花。
欢快地再踩几脚,又是几朵梅花。
他用嘴叼来一根树枝在地上划了几下,划出梅花的枝干。
“百里屠苏!百里屠苏!”
崔略商进洞把冷冰冰的爪子往百里屠苏肚皮上按,“老子画了幅雪梅,快出去看!”
百里屠苏迷迷糊糊,“什么?”
“雪梅雪梅!”
百里屠苏慢吞吞起身,走到洞口,崔略商说:“嘿嘿,小爷疼你,送你一幅画,可喜欢?”
百里屠苏困得很,没注意画的什么,只是觉得崔略商刚才按在自己肚皮上的爪子很冰。
“喜欢喜欢,来来来。”
“那你喜欢小爷吗?”
百里屠苏一把捞过崔略商,“喜欢!不过先睡!”
崔略商被抱在暖和的老虎怀里,觉得很是舒服。
“这么巧啊,小爷也喜欢你!”

又过去了三月半。
河水开封,融雪湍湍流动。
百鸟出巢,崖壁草木再度生发。
冬眠了很久的崔狐妖与百里虎仙破开洞口坚冰走了出去,崔狐狸嗅了嗅风中的气息,“初春已至,百花酿成了。”
于是崔狐狸和百里虎仙又花了三天功夫把那六百六十六坛酒都刨了出来,封泥一拍,酒香花香果香四溢,整个重明山中的妖精都能闻见。
崔略商已化为人形,提起一只酒缸一倾,澄澈酒液尽入口中,清香绵柔,甚是好喝。
百里屠苏亦拍开一坛酒稍稍饮了一口,的确甘甜味美。
坐在云雾缭绕的山巅,身边有花有水有酒还有百里屠苏,何等幸事!
崔略商自觉酣畅,抱着酒坛是一口接一口地灌。
酒水划过他颀长的脖颈,到锁骨,没入火红的衣领之中,洇开一片深红。
饮完一坛后他回头,向百里屠苏微微一笑,双颊通红嘴唇红润,无论是眼是唇,都带着些许水色。
百里屠苏捧着酒坛目不转睛地看。
他最后开口,嗓音嘶哑迷离,“有酒……”
乱性吧。


END

评论
热度 ( 188 )
  1. CuriOoo七十二色胤真人 转载了此文字
    怎一个萌字了得!苏炸了这文

© CuriOoo | Powered by LOFTER